黑马live破解下载

这厮把所有人都赶出去,原本就是惊世骇俗的,这会子还想赖着……她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,不过唯一确定的就是,她知道他想她了,两人都好几日没有见面了。

“好,我这就去,你好好歇着,饿了就让妙穗她们给你拿吃的,瞧见那个柜子了吗?是我特意吩咐府里的人放了饭菜在那儿的,就在食盒里,这会子应该还是温的,一会把那些命妇和嬷嬷们打发出去,你们主仆三个就能吃个饱了。”四阿哥一边说着,一边搂过靳水月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后,迅速往外走去。

他家福晋说的没错,他是得去前院了,不能耽搁啊。

看着四阿哥往外走的背影,靳水月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心里说不出的开心。

有什么事情能比夫君这样把你放在心上更让人开心的呢?

就在靳水月忍不住往床后倒去,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,两位命妇已经带着嬷嬷们进来了,走在最后的是妙穗和巧穗。

“福晋……。”王佳氏笑着迎上前去,便想帮靳水月把吉冠戴起来,因为桌上的吉冠和盖头实在是太显眼了,而大婚当日,除了洞房花烛的吉时,其它时候是不能摘下吉冠,掀掉盖头的,否则不吉利啊。

不过,就在她捧着吉冠靠近靳水月时,靳水月突然抬起头来。

“啊……。”王佳氏大喊一声,手里的吉冠都差点掉到地上了,幸亏冯氏手疾眼快扶了一把,两人共同抱住了吉冠,才没有酿成大错。

“怎么了?”靳水月一看王佳氏的脸色,便知道她被自己吓到了,可是……她没有吓人啊,她刚刚明明是笑着的好不好。

王佳氏和冯氏脸色都露出了尴尬之色,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敢说,几个老嬷嬷更是低下了头,最后还是妙穗和巧穗走了过来。

“郡主,您看……。”巧穗如今还改不过口来,依旧这样称呼自家主子,还从怀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递到了自家主子跟前。

清纯的私房的性感

“啊……。”这回失声尖叫的是靳水月了,她的脸……实在是太害怕了,完全像个调色盘一样,只见两个黑漆漆的眼珠,除此之外……都是花的。

“郡主,奴婢伺候您梳洗吧。”妙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她不是被自家主子的脸给吓到了,也不是嫌弃主子的缘故,她是看不下去主子这样狼狈了。

主子这么暧昧的姑娘,当然不能忍受自己的脸成这样啊。

靳水月的确不能忍受,当即便拿出锦帕,对着小镜子要擦自己的脸。

“福晋,万万不可啊……。”王佳氏很冯氏异口同声道。

“为什么?”靳水月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“启禀福晋,按照规矩,您从现在起,一直到今儿个夜里,都只能呆在这屋里,除了出恭,其余什么事儿都不能做,更别说脸上的妆容了,今日都不能洗的。”王佳氏压低声音说道。

靳水月闻言囧了,这么说来……她今儿个除了上厕所,其余什么事情都不能干了?不能吃不能喝,还得顶着这张大花脸,带着其重无比的吉冠,盖着盖头一直等到凌晨一点钟入洞房?

不知道为什么,靳水月觉得自己的冷汗一瞬间就冒出来了,她立即掰起手指头数了起来,现在在中午十二点,到凌晨一点……那不是十三个小时……六个半时辰?

老天爷……还不如劈了她算了,她肯定是忍不住的,就说这张脸,她现在就忍不下去了。

回想起四阿哥帮自己拿下吉冠后,还想抱她,靳水月就差点儿泪奔……她都这样了,他还宝贝她,实在是……而且更过分的是,他临走还对着她的脸亲了一口,靳水月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表扬他了。

“啊……。”想着想着,靳水月就捂着嘴尖叫了一声。

“郡主……。”妙穗和巧穗吓了一跳。

“没事。”靳水月摇摇头,对王佳氏等人道:“嗯……我早上吃坏了肚子,现在要出恭了,但是我不习惯陌生人围在身边,呆在屋里,会难为情的,你们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王佳氏等人里面应了一声出去了,能不在屋里闻臭味,她们也求之不得呢。

等这些人出去后,靳水月二话不说,把王佳氏戴在她头上的吉冠取下放到了床上,立即提起裙子跑过去做到梳妆凳上,对着面前的大镜子开始擦脸上的东西。

巧穗和妙穗也立即帮忙,从屋内一个箱子里找出了靳水月平日里洗脸的精油皂来。

这个箱子,可是她们特意叮嘱了的,提前一天就送到了贝勒府,送到了这儿,就是要今日用的。

基本上把脸上的东西擦干净了后,靳水月等她们打来清水后,便用皂好好洗了个脸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啊。

两个丫头也乘机洗了把脸,终于觉得舒服了,凉快了。

主仆三人十分没有形象的坐在了屋内的地毯上,过了好久,才爬起来。

靳水月想起四阿哥说过的那个食盒了,一面让巧穗去应付外头的人,不许他们进来,一面让妙穗拿了出来,主仆三人对着几盘饭菜猛吃起来。

其实……站在屋外的王佳氏等人,何尝猜不到主子是不想让她们进去啰嗦,不过……当王佳氏和冯氏都闻到了饭菜香后,而且确定是从屋里传来时,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。

“这也……太不合规矩了吧。”王佳氏有些诧异的说道。

“嘘……。”冯氏轻轻摇头,低声道:“这是皇子们的事儿,咱们别管,也别议论,否则老爷们只怕是官职不保啊。”

“对对对。”王佳氏闻言点头如捣蒜,再也不敢说什么了,乖乖的在外头站着。

至于冯氏呢……她倒是见怪不怪了,新娘子偷吃算什么啊,在花轿里呼呼大睡……那才叫……嗯……胆大。

“今儿个只说我在洞房花烛之前不能吃喝,没说你们不能吃喝,一会巧穗去让人送点吃的喝的来给外头的命妇和嬷嬷们,也别叫她们在门口站着了,去院里找一小间屋子,让她们歇着去吧,告诉她们,有事我会派你们去叫她们。”靳水月吃完后,对身边的巧穗说道。

“是,奴婢一会就去。”巧穗擦了擦自己油腻腻的小手后,笑眯眯应道。

将食盒收拾好,桌子擦干净后,巧穗才去传话了,至于妙穗,已经在屋里开始收拾那箱子里的东西了。

其实,这些都是靳水月平日里惯用的梳洗之物,还有一些常用的东西,以及一些首饰。

只一会功夫,妙穗就把这些东西往妆台前的桌子上和柜子里摆放整齐了。

而靳水月呢,本想躺下去和衣而睡的,不过才靠在被子上,就觉得有很多东西在下面磕着自己。

“郡主,今儿个您和四爷大婚,按照习俗,床上都洒了东西的,要不您去小榻上歇息一会?”妙穗柔声说道。

“嗯。”靳水月闻言点了点头。

做新娘子,到她这份上,也算舒坦了,不过……靳水月上辈子也去参加过亲戚家姐姐的婚礼,还做了伴娘,一天下来都都不像现在这样累。

这嫡福晋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,起码靳水月现在就佩服这些皇子们的嫡福晋了,都是这样过来的啊,偷懒的肯定有,但是能像她这样的,只怕没有第二个了。

“是什么声音?外头在唱戏吗?”靳水月靠在小榻上,闭目养神好一会后,才低声问道。

“启禀郡主,听人说,那是宫中的伶人在表演。”巧穗一边奉上茶水,一边低声说道。

“哦。”靳水月闻言轻轻点了点头。

内廷里也有唱戏的伶人,却是以太监居多的,包衣之中也有人进宫唱戏,甚至有些民间艺人,也能进宫,只是一旦进宫后,虽然食皇家俸禄,但也失去自由了。

这些宫廷伶人的表演,靳水月看过很多次了。

“郡主,今儿个真热闹啊,奴婢方才出去传话时,偷偷看了……女眷那边的宴席,竟然是内务府那些管领家的夫人们在端茶倒水,前院也是官员们在伺候着宾客……。”巧穗说着说着就瞪大了眼睛。

靳水月闻言也很吃惊,毕竟这些细节,她没有了解过,上次订婚宴那天,来府里端茶倒水的,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没想到这次更彻底呢。

呆在屋里本就无聊,主仆三人索性小声聊天起来,困了便打盹儿,也好打发时辰,差不多快到日落时分,苏培盛又悄悄送来了食盒给她们。

“四爷呢?还在招待宾客吗?”靳水月压低声音问道。

“是。”苏培盛点了点头道:“估摸着不到深夜,大多数人都不会离开的,连皇上都尚未回宫呢,热闹得很。”

“哦……。”靳水月闻言有点儿无语……难不成,真要闹到凌晨一点钟,到了什么所谓的“吉时”他才能回来吗?

“福晋……爷也想过来瞧瞧您的,可是……正厅那边宾客太多了,也被这些人缠的脱不开身,不过……一会应该能过来。”苏培盛压低声音说道。黑马live破解下载